河洮岷文化研究中心
 学校首页 | 本站首页 | 组织机构 | 规章制度 | 学术交流 | 文献资料 | 成果展示 | 研究人员 | 下载中心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学术交流>>正文
第一章 绪 论
2015-07-01 17:57     (点击: )

河、洮、岷指古代的河州、洮州、岷州。河洮岷地域文化研究是一门文史相融、史地结合、文理交叉、多学科渗透,基础性与实用性相统一的新学科。要全面、系统、长期、深入地开展河洮岷文化研究,有一些基本问题需要明确,如:河洮岷文化研究的地域范围,河洮岷文化的特点、研究对象和研究视角、研究意义,河洮岷文化学科体系及主要内容,河洮岷文化研究的方法等。  

一、河洮岷文化研究的地域范围  

河洮岷文化研究的地域范围应当包括现在的哪些地区?这是河洮岷文化研究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有人把河洮岷直观地理解为临夏、临潭、岷县,将河洮岷文化研究看作是对临夏、临潭、岷县地区的研究,或因河洮岷地区自明、清建卫设厅而将河洮岷文化研究界定为对河洮岷明、清历史文化的研究,这些认识都有失偏颇。作为一种地域文化研究,应对其研究地域作出历史的、文化的、学术的界定。  

历史地看,河州、洮州、岷州,其治所、辖境和所属,历代都有变化,并不能等同于现在的临夏、临潭和岷县,此处述其大略。  

河州,自秦、汉以来,设县、州,建郡、卫,有枹罕、河州之名称。秦昭襄王28年(前279)灭罕羌侯,置枹罕县,治今临夏县双城,属陇西郡。西汉前期,先后有大夏县(治今广河县阿力麻土乡古城村)、枹罕县、白石县(治今夏河县麻当)、河关县(治今积石山县大河家镇康吊村),辖地在黄河以南,洮河以西,小积石山以东,相当于今广河县、和政县、临夏县、临夏市、东乡族自治县、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部分地区。三国时地属魏,初辖于秦州陇西郡,辖地包括整个河西地区。枹罕、大夏、白石、河关属雍州陇西郡,今临夏州黄河以北地域及湟水下游一部属凉州金城郡。西晋惠帝时属晋兴郡(治今青海民和县)。十六国时,前凉张骏太元二十一年(344),张骏分凉州东部六郡地而置河州,统兴晋(辖枹罕)、金城、武始(今临洮县境)、南安(今陇西县东南)、永晋、大夏6郡,为河州建置之始。西秦末,地入吐谷浑。北魏、西魏、北周均设河州。北魏河州辖金城、武始、洪和、临洮4郡13县;西魏河州辖枹罕(辖枹罕、龙支、大夏、凤林4县)、金城、武始、临洮 4郡;北周河州辖枹罕、金城、武始3郡。隋开皇元年(581)分东境置兰州,辖境缩小。隋炀帝大业三年 (607)改为枹罕郡,辖枹罕、大夏、龙支(今青海省民和县地)、水池4县。唐武德二年(619)复为河州,治今临夏市,仍辖4县。天宝元年(742)改为安乡郡,辖枹罕、大夏、凤林三县,属陇西道。乾元元年(758)复为河州。唐德宗宝应元年(762),为吐蕃所据,仍称河州,设东道元帅府,成为吐蕃王朝在东部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约宋大中祥符二年(1009),当地吐蕃大首领耸昌厮均迎立赞普后人唃厮啰,为河湟唃厮啰政权中心。宋神宗熙宁五年(1072),宋军进取河湟,六年(1073)占领其地,复置安乡郡,属秦凤路。元至元六年(1269)改为河州路,属吐蕃宣慰司都元帅府。明洪武三年(1370)设河州卫管辖西番各族,先后辖归德、铁城、岷州、十八族、常阳、积石州、蒙古军、灭乞军、招藏军、必里、喃加巴、失保赤、川卜簇、洮州军户千户所等14千户所;上寨、李家五族、七族、番客、化州等处、常家族、爪黎族等7个百户所;阶文扶州、阳咓等处2个汉番军民百户所。成化九年(1473),御史大夫马文升以原划45里为河州政区。嘉靖五年(1526),人口骤减,知州张宗儒削为31里,其政区东至狄道县三渡水界180里,西至归德守御所700里,南至洮州卫界280里,北至西宁卫界170里。清代河州不设县,雍正四年(1726)并卫入州,乾隆三年(1738)划贵德归西宁府,二十七年移河州同知驻循化营,五十七年循化划归西宁府。清前期河州政区,东至宏济桥100里交狄道州界,西至积石关120里交西宁循化厅界,南至三渡水160里交狄道州界,东南至当川铺150里交狄道州界,西南至莲花山204里交巩昌府洮州厅界,东北至毛笼峡120里交皋兰县界,西北至三川黄河沿150里交西宁县界。民国二年(1913)改为导河县,1929年改为临夏县,1950年设临夏市。[1]  

洮州,春秋战国时期为羌人(洮州羌)所据。晋惠帝元康五年(295)置洮阳县。北周武成元年(559),明帝宇文毓遣大司马贺兰祥击破吐谷浑,拔洮阳、洪和二城;保定元年(561)于吐谷浑洮阳城置州,治在美相县(今甘肃临潭县西南70里,即古洮阳城),为洮州建置之始。隋开皇三年(583)废,隋大业三年(607)改为临洮郡,辖县十一,即:美相、临潭、当夷、和政、临洮、叠川、乐川、合川、归政、洮源、洮阳,区域相当于今甘南州大部地区及临夏州康乐县南部、定西地区渭源县西部、岷县西北部分地区。唐武德二年(619)复为洮州。贞观四年(630)移治洪和城(今临潭县新城),八年(634)复还故治洮阳城。开元十七年(729) 州废,并入岷州,二十年(732)置临州,二十七年(739)复名洮州。天宝元年(742)改为临洮郡,辖境与隋临洮郡相当。广德元年(763)以后地属吐蕃,州废,称临洮城。北宋大观二年(1108)复置洮州,属秦凤路。金属临洮路。元复移治洪和城,属宣政院辖地脱思麻路吐蕃宣慰司。明洪武四年(1371)改为洮州千户所,属河州卫;十二年(1379)升洮州卫军民指挥使司,治今临潭县新城,属陕西都司,辖今临潭、卓尼、迭部、玛曲、碌曲及夏河县阿木去乎、牙利吉、麦西、嘉门关、下巴沟。当时的疆域东至西湾壕岷州界60里,西至边墙番界等地90里,南至杨土司番界50里,北至临洮府狄道界140里,杨土司所辖区域亦为洮州卫属地。清乾隆十三年(1748)改为厅,属巩昌府,治今临潭县新城。清初,西固(今舟曲县)所属阳山、阴山、插岗、代巴4大部落反清,清廷派杨土司征剿,平定后该地由杨土司管辖,成为48旗的组成部分,洮州辖区随之扩大。清雍正六年(1728),将洮州之南岔寨划给陇西。光绪元年(1875),将循化厅之美武八旗划归洮州厅。民国2年(1913)改洮州厅为临潭县。其后,随着拉卜楞寺势力的扩大,原属洮州所辖之安错(即阿木去乎,或称上八沟)、博拉、美武、隆哇、扎油、阿拉、多拉、双岔、西仓、郎木寺、嘉门关、作盖、多河、下巴沟等地入于拉卜楞寺之势力范围。民国15年(1926),拉卜楞设治局成立,原属洮州之的作盖、美武、博拉、多尔合、嘉门关、下巴沟、阿木去乎7个部落等北部、西部地区,正式划归拉卜楞设治局(后改夏河县)。民国21年(1932),于今康乐县设洮西设治局,将原属洮州之景古城及五湖滩、齐家寨、莲麓之火烧屲、三圣庙划归康乐县。民国26年(1937),洮州卓尼杨土司管辖的48旗和内12掌尕、外4掌尕之地,划归卓尼设治局(后改卓尼县)。民国33年(1944),将临潭县所属之临近官堡的插花地划归会川县。民国36年(1947)临潭县辖境面积20420.09平方公里。1952年临潭县移治旧城(今临潭县城关镇)。1954年3月,碌曲行政委员会设立,将原属洮州之西仓、双岔、郎木寺等3大部落划给碌曲。至此,古洮州辖境缩变为今临潭县。[2]  

岷州,秦孝公十二年(前350)置31县,其中临洮(今岷县)为秦国的最西属县。秦王政八年(前239),平王弟长安君叛后“迁其民于临洮”。始皇二十六年(前221),分全国为36郡,岷地属陇西郡。汉代仍置临洮县,属陇西郡,为陇西南部都尉驻地。三国时属魏国,为陇西郡临洮县。西晋统一后,临洮县属秦州陇西郡。西魏大统四年(538)于宕昌羌地置南洮州,大统十年(544年)置岷州及同和郡,改临洮县为溢乐县,为岷州建置之始。隋大业三年(607)州废,置临洮郡,领11县,郡治在美相(今临潭县境内),溢乐改用临洮旧名。隋恭帝义宁二年(即唐武德元年,618) 复为岷州,再改临洮为溢乐,四年(621),为总管府,管岷、宕、洮、叠、旭5州。唐贞观十二年(638),废都督府;天宝元年(742)改名和政郡;乾元元年(758)复为岷州,管溢乐、祐川、和政3县。唐肃宗上元二年(761)后地入吐蕃,州废。宋神宗熙宁六年(1073)复置,隶属陕西秦凤路,领祐川、大潭、长道三县,州治在祐川(今岷县)。南宋绍兴元年(1131)为金朝占领,改岷州为祐州,后废。绍兴九年(1139)另于长道县白石镇(今西和县西南)置岷州;十二年(1142),金宋议和,改名西和州。开禧二年(1206),再度为金朝占领。元朝复置岷州,还治故址岷县城,初属巩昌都总帅府;世祖至元八年(1271),划归宣政院辖地脱思麻路吐蕃宣慰司。明洪武四年(1371)置岷州千户所;十一年(1378)七月置岷州卫,属陕西都司,辖左、中、右军民千户所4,西固千户所1,编民17里,屯寨157寨;十五年(1382)四月,升岷州军民指挥使司。成化四年(1468)增设洮岷(兵备)道,辖域扩及阶、文、成、漳四州县,洮、岷二卫,西固一所。清康熙三十八年(1699),以洮岷道兼辖陇右13州县,又称洮岷陇右道。雍正八年(1730),洮、阶、西、成、漳诸州、县、所各有升属,岷州遂成散州。明、清两代,岷州辖境比现在岷县辖境(3500平方公里)约大一倍以上,包括今岷县、宕昌、会川、渭源、康乐、广河、迭部、舟曲、漳县、西和、礼县、卓尼、临潭的全部或部分地区。民国2年(1913),改岷州为岷县。[3]  

从河州、洮州、岷州的治所、辖境、所属的历史变迁中,可以确定河洮岷文化研究的地域范围为: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甘南藏族自治州、岷县、临洮县、会川县、渭源县、宕昌县、西和县、礼县、漳县等地区,青海省湟水下游及桑园峡、积石峡之间黄河流域地区。笼统点说,河洮岷文化研究的地域范围是历史形成的河湟、洮岷地区。  

二、河洮岷文化的特点、研究对象和视角、研究意义  

但是,文化研究不能等同于地方研究。我们为什么将河洮岷地区作为一个文化单元进行研究?河洮岷文化有何特点?河洮岷文化研究的对象是什么?我们应取怎样的研究视角?河洮岷文化研究有何意义和价值?这也是需要回答的问题。  

文化地看,不论河洮岷的治所、辖境和所属有何变化,河洮岷地区历史地形成了羌、藏、汉、回为主的多民族文化融合涵化、互动共生的文化生态。河洮岷地区地处青藏高原和黄土高原、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的结合部,位于丝绸之路中段、羌(藏)彝走廊北端,是多种文化——农耕文化、游牧文化、商业文化;羌、藏、汉、回为主的多民族文化;佛教、道教、伊斯兰教等宗教文化;中原文化和西域文化;北方文化和南方文化——融合涵化、互动共生、积淀深厚的地区。因此之故,形成了河洮岷文化自身的特点,即:以农耕文化、汉文化、儒家文化为主体文化,融合游牧文化、藏文化、商业文化、佛教、道教、伊斯兰教文化,形成多种文化融合涵化、互动共生的文化生态。这是河洮岷文化的特点。河洮岷文化研究就是以河洮岷地区多元文化融合涵化、互动共生的文化生态为研究对象。在具体研究中,不仅要对单一、个别文化事象做深入、细致的研究,而且,要从文化融合涵化、互动共生的视角,从地域文化的整体性出发,将河湟洮岷甚至将未列入河洮岷行政区域范围、但与河洮岷多元文化的形成有紧密联系的陇南部分地区的文化也纳入研究的视野作整体研究,这样的研究才经得起学术的考量。换言之,我们的研究视阈不能囿于临夏、临潭、岷县或明、清两代,而要放眼多元文化融合涵化、互动共生的历史长河。研究视角不同,研究者的眼量不同,研究成果的价值也大不一样。  

关于河洮岷文化研究的价值和意义,从根本处说,在于探讨河洮岷羌、藏、回、汉为主的多民族地区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历史、现状与未来发展,研究河洮岷地区民族团结、政治稳定、经济发展、社会和谐、文化繁荣的基本规律,宣传、弘扬河洮岷地区多民族团结和谐、多种文化繁荣发展、共同推动社会进步所形成的互融共生、和睦和谐的文化精神。更进一步,通过研究两大文明形态(农业文明和游牧文明)、三大宗教文化、众多不同民族互动融合、共同发展的文化模式,为多民族地区和谐社会建设提供理论借鉴。当然,从近处、小处说,河洮岷文化研究有利于挖掘河洮岷地域文化资源,提高河洮岷文化在甘肃地域文化研究中的地位,为“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建设做出贡献,此其一;其二,河洮岷文化研究有利于发挥我院学术研究的区位优势,拓展我院学术研究的新领域,形成自己的研究特色,并依托相关专业,产生一批新课程,推进我院学科专业建设与发展。  

三、河洮岷文化学科体系及其主要内容  

河洮岷文化研究属地域文化范畴,其学科划分主要归属历史学科(一级学科)中历史地理学科(二级学科)的分支——文化地理学。但是,河洮岷社会、历史、文化研究涉及哲学、宗教学、语言学、文学、艺术学、地理学、历史学、考古学、经济学、政治学、法学、社会学、民族学等诸多学科门类,是一门多学科渗透、综合性很强的新型学科。河洮岷文化研究的内容非常丰富,从学科体系的角度说,可分为六个方面的研究,即:资料整理与研究、理论综合研究、变化发展研究、形态特征研究、文化事象分类研究、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  

(一)河洮岷文献资料和实物资料的发掘、整理与研究  

1.文献资料的调查、发掘、整理、保护与研究。如:碑铭题记,官府文档,寺院庙宇文档和书籍,名人翰墨,各种著述,方志,谱牒,契约,图片、影像等。  

2.实物资料的调查、发掘、整理、保护与研究。如:出土文物、物态民俗资料等。  

(二)河洮岷文化基础理论与综合研究  

1.河洮岷文化学科建设的理论研究  

2.河洮岷文化的渊源、形成和发展研究  

3.河洮岷文化与周边地域文化关系研究  

4.河洮岷文化与汉文化的关系研究  

(1)河洮岷文化与山西大槐树文化的关系研究  

(2)河洮岷文化与江淮文化的关系研究  

(3)河洮岷文化与儒家文化的关系研究  

(4)河洮岷文化与道家文化的关系研究  

(5)河洮岷文化与汉传佛教文化的关系研究  

5. 河洮岷文化与藏文化的关系研究  

6.河洮岷文化与伊斯兰教文化的关系研究  

7.河洮岷多元文化模式研究  

(三)河洮岷文化生成、演化、发展进程及其规律研究  

1.河洮岷文化生成、演化、发展与地理环境(包括气候、地貌、水文、土壤、生物、生态环境等因素)的关系研究  

2.河洮岷文化生成、演化、发展与人文因素(包括政治、经济、民族、军事、交通、教育等因素)的关系研究  

3.河洮岷地区地理环境变迁研究  

4.河洮岷地区人口分布与发展研究  

5.河洮岷社会历史文化变化发展研究  

(1)河洮岷地区历史变迁研究  

(2)河洮岷地区婚姻、家庭结构发展变迁研究  

(3)河洮岷地区现当代生产、生活方式的变化研究  

(4)河洮岷地区村落现代化发展模式研究  

6.河洮岷文化的互动、融通与创新研究  

(1)汉、藏、回为主的多民族文化互动、影响研究  

(2)儒、佛、道、伊斯兰文化互动、影响研究  

(3)农耕文化、游牧文化、商业文化的互动、影响研究  

(4)物态文化的互动、影响、创新研究  

(5)行为、习俗文化的互动、影响研究  

(6)语言文化的互动、影响研究  

(7)制度、礼仪文化的互动、影响研究  

(四)河洮岷文化的形态特征与地域特征研究  

1.河洮岷文化特质研究  

2.河洮岷人文精神研究  

3.河洮岷文化人格研究  

4.河洮岷文化内在结构与形态特征研究  

5.河洮岷文化的空间演替研究  

6.河洮岷文化的空间格局与分异规律研究  

7.河洮岷文化的时空组合与互动关系研究  

8.河洮岷文化的生态剖面与典型景观复原研究  

(五)河洮岷文化各构成要素分类研究  

1.历史文化研究  

(1)河洮岷历史研究  

(2)移民历史及文化研究  

2.政治文化研究  

(1)土司制度研究  

(2)部落制度研究  

(3)历代王朝对河洮岷民族政权的政策研究  

3.经济文化研究  

(1)区域经济变迁研究  

(2)经济发展模式研究  

(3)民间集市文化研究  

(4)商人文化研究  

4.旅游文化研究  

(1)旅游资源开发研究  

(2)旅游文化元素研究  

(3)河洮岷区域旅游与合作发展研究  

(4)河洮岷区域旅游商品开发研究  

(5)河洮岷地区红色旅游资源开发研究  

5.民族文化研究  

(1)民族变迁研究  

(2)特有民族研究  

(3)民族融合研究  

(4)民族政权更替研究  

6.宗教文化研究  

(1)河洮岷地区藏传佛教寺院研究  

(2)伊斯兰门宦制度研究  

(3)清真寺管理制度研究  

(4)基督教的传播与发展研究  

(5)民族宗教信仰变迁研究  

7.艺术文化研究  

(1)美术文化研究  

(2)音乐文化研究  

(3)民间曲艺研究  

(4)舞蹈文化研究  

(5)武术文化研究  

8.方言文化研究  

(1)方言语汇的文化研究  

(2)方言语音比较研究  

(3)语言习俗研究  

(4)河洮岷方言影响、互渗现象研究  

9.民歌研究  

(1)河湟、洮岷花儿形成研究  

(2)河湟、洮岷花儿比较研究  

(3)河湟、洮岷花儿传播研究  

(4)河湟、洮岷花儿与藏族民歌关系研究  

(5)河洮岷花儿习俗来源、演变研究  

(6)花儿歌手专题研究  

(7)花儿艺术分类研究  

(8)花儿保护研究  

(9)花儿泛民俗化现象研究  

(10)花儿中的文化事象研究  

(11)花儿对族群关系影响研究  

10.文学研究  

(1)文人文学研究  

(2)民间文学研究  

(3)羌、藏、回、汉等民族文化对文人文学的影响研究  

(4)中国古代文学(如戏曲、小说)在河洮岷地区的传播、影响研究  

(5)中国现代文学在河洮岷地区的传播、影响研究  

11.民俗文化研究  

(1)生产民俗  

(2)生活民俗  

(3)人生礼俗  

(4)岁时节日民俗  

(5)口承民俗  

(6)信仰民俗  

(7)游艺竞技民俗  

(8)藏、回、汉等民族民俗文化互动影响研究  

12.学术文化研究  

13.名人文化研究。如对政治名人、教育名人、商业名人、宗教名人、学术名人、文学名人、史学名人、书画名人、民间艺人、行业名人的研究,要特别研究各民族在推进民族和睦团结、社会和谐进步、文化交流发展方面作出重要贡献的著名人物。  

14.楹联文化研究  

(1)清真寺楹联研究  

(2)道观寺庙楹联研究  

15.教育文化研究  

(1)私塾教育与河洮岷文化  

(2)寺院教育与河洮岷文化  

(3)现代教育与河洮岷文化  

(4)河洮岷地区教育观念变化研究  

16.河洮岷地区民间俗信组织研究  

(1)道教俗信组织研究  

(2)白莲教俗信组织研究  

(3)佛教俗信组织研究  

(4)青苗会研究  

17.考古文化研究  

(1)彩陶文化研究  

(2)考古遗址研究  

(3)出土文物研究  

(4)古长城、城堡及关隘研究  

18.典型文化个案研究  

(1)关公崇拜研究  

(2)洮岷地区龙神、湫神崇拜研究  

(3)西道堂文化研究  

(4)河州商贸文化研究  

(六)河洮岷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研究  

1.河洮岷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开发与保护研究  

2.河洮岷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空间分布研究  

3.河洮岷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方式研究  

4.河洮岷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研究  

5.河洮岷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文化元素研究  

以上六个方面的研究,构成了河洮岷文化研究立体多维的完整体系。  

虽然,河洮岷文化研究涉及众多的学科,内容庞杂,但将上述内容加以综合,可以划分为七个学科方向:河洮岷文献资料和实物资料的整理与研究、河洮岷历史与地理、河洮岷政治与经济、河洮岷文学与艺术、河洮岷民俗文化、河洮岷旅游文化、河洮岷非物质文化等。  

四、研究河洮岷文化的基本方法  

首先,要以科学的理论为指导。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是指导河洮岷文化研究的科学理论和方法。科学发展观是关于人地关系、社会和谐发展的最新理论,对地域文化研究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其次,坚持观点和材料的统一,历史与现实的统一。在具体研究中,既要重视古今的联系,又要揭示文化的时代差异和地域差异;既要从河洮岷文化自身的特点出发,又要将河洮岷文化放在中华文化的大背景下进行客观评价和研究。在材料使用和鉴别上,既要充分运用,又要分析辩证;既要立足于材料,又要防止堆砌材料或不加分析、生搬硬套。  

第三,文献资料与实地考察相结合。历史地理学强调在研究过程中将文献资料与实地考察相结合,以相互佐证和检验研究结论的科学性。河洮岷文化传世文献资料、多年来大量的考古发掘资料需要搜集、挖掘、整理、分析、研究,历史文化景观如古城堡、民居、服饰、寺庙、石窟、遗址、墓葬,民间文化与习俗,都需要进行实地的考察、调研和体认。所以,只有将文献资料与实地考察相结合进行互证,才能更全面、更准确地得出科学的结论。  

第四,坚持宏观与微观的结合。文化现象纷繁复杂,文化因子之间既相联系又相区别,要深刻揭示其演变及特点,微观的文化因素个案研究必不可少,这是地域文化研究的基础。对地域文化各因素的逐一考察和微观研究,是我们揭示地域文化内在结构与文化现象空间组合关系的前提。在微观研究基础之上的宏观研究,是我们对地域文化进行理论总结、揭示规律、科学评价的目的所在。  

第五,坚持多学科研究方法的有机结合。河洮岷文化作为地域文化的学科性质和丰富内容,决定了它具有涉及众多学科领域的基本特点,因而,其研究方法也必然是多学科的。历史学、地理学、法学、社会学、人类学、考古学、宗教学、民族学、经济学、生态学、民俗学、语言学、文学、艺术学等学科的成果与方法,都具有重要参考作用和借鉴意义。  

上一条:第二章 河洮岷历史要略——先秦、秦汉时期
下一条:“河洮岷文化研究丛书”总序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甘肃民族师范学院-河洮岷文件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